<address id="hrv3v"><dfn id="hrv3v"><ins id="hrv3v"></ins></dfn></address>

<sub id="hrv3v"><dfn id="hrv3v"><ins id="hrv3v"></ins></dfn></sub>
<form id="hrv3v"><dfn id="hrv3v"></dfn></form>

    <address id="hrv3v"><listing id="hrv3v"></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hrv3v"></address>

    <address id="hrv3v"></address><thead id="hrv3v"></thead>
    <sub id="hrv3v"><dfn id="hrv3v"><ins id="hrv3v"></ins></dfn></sub>

      <sub id="hrv3v"><var id="hrv3v"></var></sub><sub id="hrv3v"><var id="hrv3v"><ins id="hrv3v"></ins></var></sub>

      <sub id="hrv3v"><dfn id="hrv3v"><output id="hrv3v"></output></dfn></sub>
      <sub id="hrv3v"><dfn id="hrv3v"><ins id="hrv3v"></ins></dfn></sub>

      <address id="hrv3v"><dfn id="hrv3v"></dfn></address>

      <sub id="hrv3v"></sub><sub id="hrv3v"><var id="hrv3v"><output id="hrv3v"></output></var></sub>

      嵩縣百科  > 所屬分類  >  土匪   
      [0] 評論[0] 編輯

      孫光先

      孫光先(1925-1950年),字漢杰,小名進寶,嵩縣黃莊鄉古朵村人。其父親孫占魁在黃莊街開一小飯店,孫占奎會屠宰,常自己殺豬賣肉,孫家飯店豬肉雜燴在黃莊街小有名氣,孫光先也隨著到黃莊街上學,后來定居黃莊街,孫曾到開封師范上過學。


      孫光先長得高挑個子,相貌排場,身手利索,識字有知識,能說會唱,為人講義氣,廣結朋友。孫光先唱腔好,不僅會演生角,還會反串演坤角。有一年過年黃莊街上唱大戲,孫光先也上戲臺演出,戲還沒唱完,前街一家房子著火,孫光先顧不上卸妝,穿著戲裝提著一桶水爬上房頂救火……


       1948年初,黃莊解放,孫光先參加黃莊區干隊,并任副大隊長,隊員姜治國,趙谷堆,陳拽等都是黃莊人,和孫光先都是好朋友。孫光先干爹魏進寶是宜陽縣白楊人,是個被打垮的土匪頭子,有雙馬利劍手槍,常販賣煙土,魏進寶帶著煙土常在孫光先家落腳,一天夜里在孫光先家炮制大煙土,因氣味四溢,被巡邏的區干隊員發現,因大煙土是違禁物品,巡邏隊員把情況報告給區干隊領導,區干隊派人去抓捕時,魏進寶已走,區政委孔照熙,區干隊隊長劉富昌,區委委員王繼奎等領導經過研究,認為孫光先立場不堅定,有包庇或參與販賣毒品嫌疑,決定對其免去副大隊長職務,并送到駐嵩縣寺莊的軍分區學習。1948年農歷7月18日前晌,王繼奎把孫光先叫到辦公室,代表區委宣布了區委的決定,并收了孫光先配發的手槍。隨即派工作隊員,老八路胡延慶(山西高平人)和陳拽(區干隊隊員,班長)持槍押送孫光先去寺莊軍分區學習。他們一行三人從黃莊街古橋后溝翻火神廟嶺,走扶溝,古朵前往寺莊。由于都是區干隊隊員,老胡也常和孫光先在一起共事,玩耍,相互信任,他們走到黃莊街后邊的鐵籬寨樹邊,老胡認為孫光先犯的錯誤不嚴重,只是到軍分區學習,就解開捆綁孫光先的繩索,讓他空手斯跟著。

      走了10多里地,當他們走到古朵村油坊路溝時,胡延慶將長槍靠在地頭去解大手了。孫光先順手拿起老胡的蘇聯大鼻子長槍和陳拽先走了,兩人邊走邊商量,決定打死老胡。胡延慶解手后,緊跑幾步攆上孫陳二人。孫光先讓陳拽打河溝邊的石頭,陳一槍未中,陳讓孫光先打,孫光先瞄準石頭正要開槍,胡延慶的注意力轉移到槍擊目標上,陳拽趁老胡不注意,朝胡延慶胸部打了一槍,老胡中彈倒地,孫光先又補了一槍,胡延慶當場死亡。孫光先和陳拽留下老胡的尸體,順原路返回。


      孫光先和陳拽沒敢立即回黃莊街,給在黃莊街的區干隊副大隊長黨和寫信,想讓黨做內應,里應外合襲擊區公所。不料黨和膽小怕事,把信交給孔照熙政委,孔政委立即和區干隊隊長劉福昌把區干隊轉移撤離到樓子溝村公所。天黑時,孫光先和陳拽趁黑回到黃莊街,到區公所一看,區公所空無一人。他們連夜撤離,跑到石門溝,龍潭溝一帶,并不斷拉平時要好的人入伙,魏進寶也加入孫光先的團伙,共十多個人,經常活動在石門溝,龍潭溝,倒回溝,紅崖溝,小木溝(木植街鄉)一帶,利用山大溝深的優勢藏身。


      孫光先在山溝里游藏期間,不斷與附近的鄉紳聯系,8月底的一天,和黃莊鄉的李春燕,木植街的耿懷仁,張槐的馬長貞在木植街北邊的大力坡碰到一起,商量著突襲木植街區政府。9月2日天快明時,他們分幾路包圍了木植街,槍聲齊響,有人搶先進到木植街街內,趁機放火燒房,街上30多間房子被燒,木植街區干隊英勇還擊,陳拽被打死,孫光先看勢不好,立即撤退,在撤退時,抓住楊灣農會主席董貴,倉房溝農會主席劉金鎖,并把董,劉二人帶到油簍溝活埋。


      孫光先在附近活動8個多月,搶奪財物,騷擾百姓,被黃莊區委列為重點圍剿對象,但是屢屢失敗,1949年春,孔照熙政委派區干隊隊員和孫光先關系要好的王慎友,讓王慎友去找孫光先,做孫光先的思想工作,讓孫光先悔過自新,讓他殺敵(指魏進寶)立功,重新做人。當時全國大部分地方都解放了,孫光先也感到占山為王也不是長久之計,就向王慎友提出:讓孔政委把自己的三保險手槍給他,讓他用孔政委的槍打死魏進寶。意思是看看孔政委對他是不是真心實意。王慎友向孔政委匯報后,孔照熙當即把自己的三保險槍交給王慎友,王慎友把孔政委的槍轉交孫光先,孫光先接到手槍,隨即和趙古堆商量決定找機會打死魏進寶。


      魏進寶機靈警惕,每次走路都落在后邊,從不走在前頭,時時好像提防著別人。4月初的一天,孫光先帶著一伙人從龍潭溝去倒回溝,走到秋盤黑溝的小路上,那段路偏僻無人,孫光先讓眾人坐下歇一會,孫光先先找個石頭坐下,魏進寶正彎腰準備找石頭坐,在魏進寶身后的趙古堆趁魏進寶不防備,對準魏打了一槍,才把魏進寶打死。孫光先隨即把眾人的槍都收交一起。


      第二天前晌,孫光先帶著眾人,背著13桿長槍兩支短槍,把魏進寶的尸體用木桿抬著,一起回黃莊街,黃莊區公所勸孫光先自首成功,組織學生,群眾敲鑼打鼓列隊到高壁崖歡迎他們,并殺豬宰羊,慶賀一番。魏進寶的尸體經過驗明正身,示眾后埋入亂雜墳里。


      1950年春,全國開展轟轟烈烈的鎮壓反革命運動,孫光先,趙古堆等雖有自首立功行為,但有人命多起,仍被判為死罪,決定執行槍決。考慮到孫光先在黃莊街有同伙,為防止發生意外,決定把孫光先押到異地執行槍決,把槍斃場地定在距離黃莊街四十多里的黃莊區九店街外邊的河灘龍擊石旁邊,當時剛下過雪,地上還有薄薄一層積雪,孫光先被五花大綁,跪在沙灘上,但沒有帶腳鐐,執行的槍聲剛響,孫光先頭一偏,躲過了子彈,子彈飛過沒打中孫光先,就在執行的眾人和看熱鬧的觀眾一愣神還沒反應過來的瞬間,孫光先猛的一躍,起來就跑,跑出幾步地,恰巧是個低土坎,土坎上積雪光滑,孫光先五花大綁雙手不能用力,沖了兩次沒有沖上去,現場第一個反應過來的孔照熙政委拔出手槍,連打兩槍,孫光先中彈身亡。


      孫光先年僅二十五歲。


      (閆書卿)

      附件列表


      0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

      上一篇 圍剿黃莊紅槍會戰斗    下一篇 紅椿寺舊址

      標簽

      暫無標簽

      同義詞

      暫無同義詞
      直接观看黄网站免费